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无可挑剔的恋爱喜剧(让人无法抱怨的爱情喜剧) 第七卷 After Story Phase1

    说到大学四年级,就难免提起求职。

    升学、继承家业,抑或留学海外——等等例外虽然存在,但对于即将毕业的广大学生而言,对工作之处的确保仍是一道无可逃避的难关。

    “能否拿到内定。”

    “那家企业的面试有着这样那样的倾向。”

    身着求职西装,因琐碎之事而忽喜忽忧的求职战士们手把廉价酒以相谈,是这个国家足以与赏樱和赏烟花相提并论的应季之景。

    “不过我倒是个例外呢。”

    正将特等牛肋排放在炭火上炙烤的神鸣泽世界豪言道:

    “我是神鸣泽家的当家,已然是一方雄主,注定拥有以美酒、雪茄、书卷为友,坐拥万贯家财,悠然自得地生活下去的未来。提到工作的话,充其量也就只有出于爱好而插手慈善事业的那种程度。”

    “我也是个例外啊。”

    正用筷子搅动着生拌牛肉的桐岛春子表示了同意:

    “自家的制药公司本期也业绩良好。增收、增益、增配,股价也一直呈上升趋势。在这种即使置之不理资产也能增加的状况下,不论事态如何变化,我也不至于食不果腹呢。话虽如此,掌控政治经济领域正合我的兴趣,我自己也没有悠然自得地生活下去的打算。要不要也试着创办一下风投企业呢?”

    “对我来说,那本就是与自身毫不相干的话题。”

    正在确认锡纸烤大蒜做得好坏的千代微笑着说道:

    “毕竟我已经定下了永久的工作之处了啊。我今后也将作为主人的女仆继续发挥自己的作用。不过由于我正担任讲师的大学向我恳请说会将我推荐为教授,请我不要辞职、继续留任,所以我要是乐意的话,说不定在空闲时继续从事研究工作也不错呢。可如果要是厌倦了的话就会辞职就是了。”

    “也就是说我们被排除在外了。”世界喝了一大口生啤酒。

    “真是无聊呢。”春子用冰消除着窜上烧烤网的火焰。

    “少了份人生的乐趣啊。” 有些困扰的千代为烤毛肚翻了个面。

    三人一齐叹了口气,就好像在炫耀一样。

    “……你~们~这~些~混~蛋~!”

    哀怨之声来自正吃着肝脏刺身的小岩井来海。

    “各位的发言是什么意思呢?是在嘲讽还没定好出路的某人吗~?啊~?哦~?”

    “说话别像个小混混一样啊,来海。也就是没定好出路而已,不也挺好的嘛。”

    “对啊,来海。我们还年轻,将来机会要多少有多少吧。……不过,比你还要年轻的我姑且已经决定好出路了呢。”

    “要不要试着申请一下研究生?我可以帮您向教授会美言几句,所以无论想选哪个研究室都行哦。多啃几年老之后再去找工作也不失为一个选择。……不过,那种仰人鼻息的人生,我是敬谢不敏呢。”

    东京都内二十四区某处的一家烤肉店。

    这家集便宜、快捷、美味于一体的大众店因店内的男女老少而热闹非凡,天花板上漂着炭火烤肉的烟雾。

    “大家久违地齐聚一堂的确是一件好事啦。”

    来海一口气喝干杯子里的酒,满嘴酒气地说:

    “但和话里带刺的同伴不同,我可是惶惶不安啊。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早就决定好了出路,另一方面,我却要继续在荆棘之路上前行,这也太没天理了。我敢肯定,神明在这世上是不存在的。”

    她用筷子将剩下的肝脏刺身一并捞起,一口将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同时说道:

    “啊,服务生,麻烦再来一杯凉日本酒!”

    “好嘞,凉日本酒一杯!”

    服务生精神头十足地应了一声,麻利地端来了一杯酒。

    “话说,世界和春子为什么都穿了求职西装呢?你们的出路都已经定好了吧?”

    “因为我也参加了企业的面试啊。”

    世界一边给五花肉撒上盐,一边说道:

    “与他人穿着打扮得一模一样,为了同样的目的而拼命奋斗,这样的经历也就只有现在才能体验得到,所以我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吧?从参观企业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很有趣的,面试这个活动本身也很有意义。因为通过宣扬自己的能力来打动对方的这种行为,正是一种重新审视自己的作业啊。哎呀,真让人兴趣十足。我特别中意面试。”

    “也就是说,你是怀着光看不买的顾客般的心情去求职的吗?”

    “说的真难听啊。要是有任意一家企业能让我由衷地对其感兴趣,充分地发现其中意义的话,我也不会吝于去领取他家的工资吧。”

    “真是高高在上啊……春子也是这种感觉吗?”

    “嗯,是这样的。”

    春子一边给牛舌加上柠檬,一边说道:

    “那对于解决实际问题很有帮助哦。能让我以应届毕业的求职者的立场来看待其他企业的机会,大概是过这村没这店了。我身为企业经营者中的晚辈,自然不会放过如此珍贵的机会。还有就是,隐藏身份与下等人交往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哦。水户黄门之类的胡闹将军的心情,我还是能够理解的。”

    “嗬~嗬~,能让您跟我扯皮真是感激不尽啊~。”

    来海一面口出恶言,一面说道:

    “这两个人我算是搞懂了。那千代小姐呢?你为什么要穿着求职西装?”

    “我这只不过是单纯的Cosplay。”

    千代一边确认烤蔬菜的火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看诸位都在享受求职这个活动,自己也想要体味一下那种气氛了。因为被同伴排除在外是很寂寞的。”

    “你也考虑一下现在正被同伴排除在外的我的心情啊!?”

    来海喊叫道。

    她一边嚷嚷,一边指了指烧烤网上的牛舌:

    “对了,我其实是不会给牛舌加柠檬的那类人。你能不能不要擅自把它加进去啊,春子?”

    “不给牛舌加上柠檬,就好比汉堡包里不放肉饼一样。光吃两片面包有什么意思?”

    “我有我自己的作风。要我说,给牛舌加上柠檬什么的,就跟在热乎乎的白饭上浇上酱汁来吃一样。那是邪道啊,邪道。牛舌加上盐就够了。不承认异议。”

    “顺便一提,来海,酱汁拌饭的文化是存在的哦。”

    “真的假的?”

    “在米饭上放满黄油,等黄油融化得刚刚好的时候,迅速浇上酱汁。”

    “噫~~,好恶心!?那什么呀,饭都变得难吃到让人怀疑自己味觉的程度了啊,难得吃上美味的烤肉,别让我听到这种事情啊,噫~~!”

    “嗬嗬,你是要挑战意外喜好庶民口味的桐岛春子我吗?想吵架我奉陪哦?”

    “两位,说起作风。”

    世界从旁插嘴道:

    “烤牛舌的时候更换烧烤网是常识吧?如果不在没有污渍的崭新烧烤网上炙烤的话,就没法享受牛舌纤细的味道了吧?只是考虑到两位的那点儿教养,温柔的我才一直保持沉默……”

    “那也太神经质了。”来海说。

    “也请考虑一下店家的成本,会给人添麻烦的。”春子说。

    “别胡说八道了。”

    世界皱起眉头,一边猛喝生啤一边说道:

    “为了能做出合格的料理而接受正当的服务有什么不对的吗?两位才是,擅自加上柠檬什么的,只放盐就好了什么的,论点也偏得太远了。你们连烧烤的完成情况才应该是最大的争论点这么根本的道理都不懂。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烧烤店吧?”

    “顺便一提,就我个人而言。”

    连千代也掺和了进来:

    “我认为牛舌不加盐或者柠檬,而是蘸着蘸料吃才是最美味的。”

    “没有那回事吧。”

    “没有呢。”

    “没有啊。你的话也太莫名其妙了,千代。”

    “感谢各位不失时机的围攻。”

    她微笑着反驳道:

    “但是我也有着自己坚定不移的主义和主张哦?说来,蘸料正是烤肉的生命,因为这种美味十足的液体只有用‘注入了烤肉店灵魂的杰作’才能形容。极端地说,因为只要出钱,无论何地、无论何人都能买到美味的肉,所以只要备好备长炭和七厘炭炉,就算在家里也能烤出美味的烤肉吧?那么烤肉店之所以为烤肉店,其独道之处又在哪里呢?直截了当地说,那就是蘸料。一子单传的秘藏,自开店之时继承下来,担负着店家的历史与传统,成为客人来店里的最大理由的,正是蘸料。不彻彻底底地将蘸料品尝一番,还来什么烤肉店呢?回顾烤肉的历史,对人类来说最原始的料理——”

    “喂~。你说的好啰嗦啊,千代小姐。”

    “是不小心碰到什么开关了吗?”

    “嗯。偶尔会踩到这家伙的地雷呢。”

    “不过,是异端者呢。”

    “嗯嗯,是异教徒呢。”

    “这种有特殊癖好的人放着不管就好了。”

    “好胆量啊,诸位。”

    千代朝窃窃私语的三人大喝一声。

    “我明白了。那么就开战吧。哪一种主张才是正确的,何不靠拼酒来决一胜负呢?”

    “诶~?决一胜负~?”来海皱起了眉头。

    “我们都已经是大人了。”春子不以为意。

    “没错没错。你也太没大人样了啊,千代。”世界附和道。

    “三对一。”

    千代右手竖起三根手指,左手竖起一根手指。

    “我加上一个不利于自己的条件吧。因为我与诸位之间的水平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啊。如果三位能将我灌倒,那么就算作诸位的胜利,如何?”

    “不不不。”来海说道,“你不要那么乱来嘛。”

    “我一人与在座的三人来决一胜负,此处应该不会有在这种条件下也不敢接受比试的胆小鬼吧?”

    “不不不。”春子说道,“这跟是否胆小没关系吧。”

    “若是不接受比试的话,今后的一生中,诸位都不许就着蘸料以外的调料吃牛舌。这样也没关系吗?”

    “喂喂喂。”世界说道,“别说醉话了。说到底,这么低级的挑衅我们可不会上钩。”

    “那么要赌上优树大人吗?”

    千代说道。

    “赢下这场拼酒的人,今夜可以对优树大人为所欲为。这个条件如何,诸位?”-

    当迟到的优树到达之时,店内已然沦为了战场。

    “……我说你们啊。”

    优树一边松了松求职西装的领带,一边说道:

    “有点喝过头了吧。这不是已经完全喝醉了嘛。”

    “耶~咿!优树大人,耶~咿!”

    千代最先抱了上来。

    “耶~咿!优树大人来的真慢啊,耶~咿!”

    “这是也没办法的吧,因为我刚面试完回来。说到底,我一开始就联系说今天会晚到了……话说回来,这是什么情况?明明说是要在物美价廉的烤肉店里大家心平气和地报告今后的出路,怎么就把我抛下擅自喝得烂醉如泥了呢?请你说明一下,千代小姐。”

    “耶~咿!比起那种事,请您先自罚一杯迟到酒,耶~咿!”

    千代无视了他的话,往他的玻璃杯里倒上了酒。

    她倒的既不是啤酒也不是碳酸酒,而是白酒,酒精度数50%。

    “……你认真的吗?”

    “耶~咿!我从来就没有过不认真的时候哦,耶~咿!”

    优树很清楚醉鬼的生态,并且他这个人绝不会说不。

    所以他秒干了那杯酒,喉咙传来了剧烈灼热。

    “哟!不愧是优树大人!”

    “好,那这回轮到你了哦,千代小姐。我帮你把酒倒上,请接下这一杯。”

    “嗯,我当然会接下。咕咚咕咚……噗哈~,真好喝!酒最棒了!耶~咿!酒最棒了!耶~咿!酒最。”

    这时,千代就好像电池没电了,以笑容满面、手把酒杯的姿态凝固住了。宛如被瞬间冷冻了一样。

    “……好了,剩下的人给我说明一下吧。”

    优树叹着气坐在了座位上,一边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啤酒,一边问道:

    “千代小姐这高涨的精神状态是怎么回事啊,角色形象再怎么改变也要有个限度吧。你们到底让她喝了几杯啊?”

    “哎呀,记不得了啊。”

    正在对瓶吹威士忌(业务用4-瓶)的世界歪头想了想,说道:

    “反正感觉是喝了很多。好了,阁下也来喝吧。快来赶上我们高涨的精神状态。”

    “哎呀,喝还是要喝的,我也想赶上你们高涨的精神状态,但要是不知道整个流程的话也是没法追上的吧。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阁下的问题也太哲学了。喝酒喝醉就和下雨地湿一样理所当然。换而言之,喝的话就能懂,不喝的话就懂不了。”

    “哎呀,喝我姑且还是要喝的。”

    “嗯,那正好。好了,端起杯来,我来给你倒酒。”

    “嗯,那倒是行,但是世界啊。”

    优树目瞪口呆地说道:

    “和我说话的时候不面朝我吗?现在你搭话的对象是邻座的客人哦?”

    “哦哦,对不住对不住。好了,优树啊,端起杯来。”

    世界一边笑着道歉,一边改变了身体的朝向,这次她又开始和后座的客人搭话了。

    “不行……这家伙已经不顶用了。喂~,春子。”

    “兄长大人!对不起,兄长大人!”

    桐岛春子突然道歉起来。

    她以几乎要下跪磕头气势低下了头,说道:

    “一切都是我的错!因此所有的叱责都由我来承受!”

    “是吗?全都是你的错吗?”

    “正是如此,非常抱歉!”

    “让大家大喝特喝的就是你吗?”

    “对,是的,非常抱歉!”

    “不过我看你好像也喝了不少。”

    “对,是的,非常抱歉!”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都不重要,兄长大人,非常抱歉,请你先喝完迟到自罚的一杯!不这样做的话就没法开始,实在非常抱歉,一切都是春子的错!”

    她往啤酒杯中注满了酒精度数50%的白酒。

    优树无奈,只好将其一饮而尽,酒精的冲劲令他头晕目眩。

    “好啊,不愧是兄长大人!实在非常抱歉!”

    “你其实脑袋里什么也没想,只是在条件反射地道歉吧……罢了,来,该你了。我倒的酒你不会说不喝吧?”

    “是的,非常抱歉,我当然会喝的!”

    优树往她的啤酒杯里注满了白酒。“非常抱歉,那我就不客气了!”春子面带笑容喝了起来。虽然在喝,但是却一边喝一边漏。看样子她虽然有心要喝,身体的反应却跟不上。想击溃这样的她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兄长大人,非常抱歉,酒不够喝啊!我回敬你一杯!”

    “哦,你还没喝够啊。喝吧喝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非常抱歉!”

    一分钟后。

    面部扎入到沙拉碗中的春子脱离了战线。

    “……好了,只剩小岩井同学一个人了啊。”

    “啊哈哈。优树君真是毫不留情啊。”

    正在对瓶吹甲类烧酒(业务用4-瓶)的来海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嗯。看样子,小岩井同学似乎还保持着清醒啊。”

    “算是吧~。因为其他人的酒量太差了啊~。”

    “难道小岩井同学你其实偷偷少喝了一些吗?”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做那种小动作呢。在魅力上我虽然甘拜下风,但在男子气概上我可是不会输的哦?”

    “你这台词微妙得令人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啊……行吧,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想你们会拼酒应该是事出有因的。”

    “比起那种事,优树君。”

    来海一脸严肃,那种一本正经的态度甚至比她求职面试时还要认真。

    优树不由得端正了姿势。

    “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对,有件重要的事情,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能听一下吗?”

    “那当然,如果能对小岩井同学有所帮助的话。”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哦?即便听完就没有回头路了,你也还是要听吗?”

    “咱俩什么关系,你尽管说。”

    “谢谢,那我说了。”

    来海微微一笑,然后一脸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能脱一下衣服吗?”

    “…………”

    优树环顾四周。

    烤肉店内顾客爆满,想走到厕所去也要费一番工夫。其他桌也都吵吵闹闹、轰轰烈烈地展开着酒宴,优树这一票人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

    话虽如此。

    “不,我不脱。”

    “诶?为什么?”

    “你还问我为什么,我才想这么问你吧?”

    “不不不,因为喝酒的话,脱掉衣服不是很普通吗?”

    “不不不,不会脱的吧。现在这家店里把衣服脱了的人一个也没有吧。”

    “不是别人怎么怎么样的问题,关键在于优树君你有没有那种气概。”

    “不好意思,我才没有那种气概。”

    “我感到很失望!”

    来海用手蒙住面部,仰天大喊道:

    “我感到很失望,对优树君感到很失望!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劣的男人!”

    “不是,我完全不懂你在失望些什么。倒不如说,脱了的话才叫卑劣吧,在公然猥亵的意义上讲。”

    “你不脱的话就我来脱。”

    “你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必须要有人为你不检点的行径负起责任吧!”

    “倒不如说,脱了的话才是不检点吧!?喂,我叫你停下!”

    “不要,放手,你这个叛徒!我说脱就脱!我今天就要脱给你看~~!”

    优树慌忙加以制止。

    在他加以制止的时候,来海已经脱掉了求职西装的外套,衬衫也胸口大开。尽管已经闹成了一团,顾客也好,服务生也罢,谁也没有上前制止,反倒是火上浇油地起哄道:“不错哦,小姐姐!”“脱!脱!”“喝得挺好啊!我请你一杯!”“话说你们的酒会很有意思嘛!”“咱们也不能输啊!喝啊,脱啊,闹啊!”

    “耶~咿!优树大人,耶~咿!”

    “优树,别这么急躁嘛……话说,哎呀?阁下到底是哪一位?刚才还在我面前的优树到哪去了?”

    “兄长大人,非常抱歉,一切都是春子的错,为表歉意,我给你满上,请大口大口地干了它吧!”

    “呜喔~!脱掉脱掉全部脱掉!脱衣王闪亮登场!”

    “耶~咿!优树大人在喝吗~?耶~咿!”

    “好了,喝吧,优树。我给你斟上一杯……哎呀?阁下到底是哪一位?我明明是想给优树斟酒的。喂~,你在哪~?优树~?”

    “兄长大人,非常抱歉,可是不喝干我倒的酒的话就什么也开始不了,实在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脱!我脱!我和衣服存在于世,命中注定会如两个磁石的S极一样分道扬镳!所以要脱掉!不要,放手,给我放手,我就是为脱衣而生的脱衣机器——”

    “啊~,真是够了~,烦死人了~!你们全都给我去那儿跪着!”-

    优树之外的四个人跪坐在了店内的地板上。

    “真是的……”

    优树大口喝着威士忌、烧酒和啤酒的混合酒,同时说教道:

    “你们都已经是大人了,在喝酒上也得有点大人样啊。”

    他的说教正确得令人无从反驳,就连酩酊大醉的四人也只能乖乖听着。但令人遗憾的是,千代嘿嘿地笑着,世界一脸乖巧地面朝服务生的方向,春子嘟囔着“兄长大人,非常抱歉,但比起那种事,请快点回我一杯……”,来海一没人盯着就把手放在了衬衫的纽扣上。

    毫无反省之色。

    最关键的是,她们全员都还在喝酒,没有比这更不像话的了。不过以这种程度的搞笑感来给惩罚收尾也还不错。

    “所以?”

    优树语气一变:

    “你们为什么会喝到醉得东倒西歪的地步?我觉得在正常的流程下再怎么也不至于喝成这样。”

    “哎呀。”

    世界歪了歪头,说道: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真让人为难啊。阁下问人类为何要饮酒吗……说它是一个永恒的哲学性命题也不为过吧。”

    “不是,不至于吧。话说,我可没说是全人类层面的事情啊。”

    “非要说的话,因为我喜欢喝酒……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从人类层面降到个人层面,你这也降的太多了吧。话说,跟我说话的时倒是面朝我啊。”

    “不过啊优树,话虽如此,每个人喝酒的原因是各不相同的吧。喝醉的原因也是一样。另外,你说在正常的流程下不至于喝成这样,不过就字面来看,‘流’有流体之意,想要精确计算其变化并非易事。换而言之,这样的结局是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吧。阁下的主张罔顾现实,其在确实性上被责为纸上谈兵也不为过,所以会受到这样指摘也实属无可奈何。你说是吧,优树?”

    世界激情四射地辩论道,仍旧面朝服务生的方向。

    我说的范围没那么大,只限此时此地……另外你说话倒是面朝我啊……优树压下了这样回话的念头,矛头一转:

    “千代小姐。”

    “在~,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酒醒得差不多了?”

    “是~,醒得差不多了哦~!所以快点让酒会继续进行下去吧,耶~咿!”

    “完全没醒啊……春子,你又如何?”

    “非常抱歉,兄长大人,我早就清醒了,所以你不赶紧回敬我的话,我的手就会像这样一直颤抖下去……”

    “酒精中毒吗,你。那么下一个,小岩井同学。”

    “呜~哇!听我说啊,优树君~!大家都欺负我~。”

    “是是是,我会好好听你说的,所以别脱外套了。到底是怎么个欺负法儿?”

    “她们嘲笑我说就我没决定好出路了~。这几个家伙不是富豪就是社长的女儿,要不就是女仆,全都是不必担心未来的家伙啊~。并且她们漫不经心地接受了面试,还管那叫社会学习~。你不觉得她们是给举办面试的公司添了很大的麻烦吗?”

    “嗯嗯,还算有几分道理。”

    “就这一点来说,优树君你可真是了不起!明明就算不工作也能活下去,却不说继承家族产业的事,而是打算不依靠父母普普通通地找工作。不愧是优树君,能理解我的辛苦的就只有你了啊~。”

    “嗯嗯,这样的看法也是存在的呢。”

    “嗨,大总统!庶民的同伴!普通人之星!”

    “感谢你热情的呼喊。”

    “不不,不用客气。”

    “话说回来,小岩井同学。虽然你可能还没决定好出路,但也已经拿到内定了吧?而且其中还有很多一流的企业。只不过都被你以面试官不顺眼、工资差了点、公司的大楼太旧等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咦,是那样吗?我喝醉了,记不得了~。”

    “说到底,据我所知,小岩井同学在面试上应该一次也没落选过,目前还百发百中吧?出路什么的不是随便挑吗?”

    “呜~哇!大家都欺负我!呜~哇!”

    “这人是打算用哭来蒙混过关吧……”

    优树目瞪口呆。

    “跪坐就先免了,大家都坐到椅子上来吧。……服务生~,烧酒和威士忌再各来一瓶!然后再给我来一罐淡味的啤酒!来,重新开喝吧,干~杯!”

    然后他再次开始了说教:

    “总之呢,大家都已经是大人了,在喝酒上也要有点大人样啊……”

    他左手大号啤酒杯,右手兑了烧酒的威士忌,在交替着大口猛灌、把烤好的肉放入口中大嚼特嚼的同时,也不忘唠唠叨叨地说教个不停:

    “也就是说,我希望你们在喝酒上能有大人样。话说大家也是能有喝的大人样的吧?你们尽兴过头到今天这种程度,我觉得还是不太对劲的。并且擦屁股的事基本上还是要轮到我来做啊~……啊,不好意思,服务生~!再来一瓶烧酒!不要薯酒,要麦酒!”

    然后他继续唠叨道:

    “话说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吧?记得那次是在烤串店里吧?除我以外的四个人先进店喝酒,然后在店里闹得天翻地覆,等我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变得无从处理了……那次可真是麻烦得不得了啊。没醉的人只有我一个,所以我只好一面照顾醉鬼,一面四处低头赔罪……”

    桐岛优树是个好男人。

    气质爽朗,不爱发牢骚,几乎不会说人坏话,时常心系弱者,可谓是男人的典范。

    “怎么说呢,回想起来,我似乎总是处在这样的立场上啊。话虽如此,我也不会说讨厌哦?倒不如说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哦?可是呢,要是成天都这样的话,再怎么说也会变得想要抱怨几句的吧,你们明白我的心情吗?”

    只不过,要是喝上了酒,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一般的喝醉倒也没什么问题,但他也是人,也会有受情况影响喝过头的时候,也会有受心情影响唠叨个不停的时候。

    “也就是说,我希望你们喝酒有点大人样。大家也都是大人了,喝着美味的酒,愉快的聊天,不给任何人添麻烦,那该多好啊。啊~啊,还是以前好啊~,当时就算没有酒喝,我们过的不是也很开心吗。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啊~。哎呀,我这话当然不是认真的。”

    他的话就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循环同一个话题,乃至旧事重提,典型的酒品不好。

    他虽然说这种行为会给别人带来困扰,但这回,在四名美女旁若无人地大喝特喝这件事上店方给予了默许,周围的客人们也都温和地守望着她们。这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野小子说教个不停。尽管他说的话全都是正确的,却使得场面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真没劲。

    这是除优树外的全员的一致想法。

    “说到底,你们只要喝得有点大人样就好了。我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这很难吗?不,当然不难吧?所以就像大人一样地喝酒吧,因为我们已经是大人了嘛。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

    “…………”

    “…………”

    “…………”

    世界、来海、春子、千代都撇起了嘴,抬眼看着优树。她们再怎么小口小口地品尝这变得乏味的酒,听着优树的说教也难免会逐渐清醒过来。明明喝醉了却还渐渐清醒了过来,这明显不是个好兆头。

    “总之,大人似的喝酒,我觉得它就是Keyword了。我们需要的就是它,It-s The Only One。这又不是什么难事,根本就没什么难度。倒不如说太Easy了。小菜一碟吧。你们听懂了吗?大人似的喝酒。Do You Understand?”

    全场的空气振动起来,气氛如海市蜃楼般剧烈扭曲。

    这时,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临了:

    “啊,话说回来啊~。你们不觉得我今天心情有点好吗?是这么觉得的吧?对,我今天心情很好哦。知道我为什么心情好吗?不知道吧?哎呀~,怎么办呢~,要我告诉你们吗~,怎么办呢~。”

    插图

    此时此刻,他出局了。

    不过他们之间毕竟交情深厚,尽管四人极其不爽,但还是决定掉无视他。

    “好,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实际上,我的工作确定下来了~,铛铛铛铛~!这可真是太棒了,Baby,真高兴啊!来,一起庆祝吧,今天不醉不归,呀吼~!”

    来海咬紧了嘴唇。但不止是她,世界、春子和千代也或是额头上青筋暴起,或是把玻璃杯攥得吱嘎作响,随后不知从谁先开始,她们彼此间交换了眼神。由于长久的交情带来的默契,她们全员都明白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

    世界点燃了导火索。

    她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你倒是早说啊。那么就来用酒来庆祝吧。来,我给你倒上,喝吧喝吧。”

    “哦,不好意思啊,Thank You。”

    “来,大喝特喝吧。”

    “好好好,我喝……咕咚咕咚……噗哈!”

    “你喝的真棒啊~,优树君。”

    紧接着来海也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来来来,再喝再喝。毕竟是庆祝之酒嘛。喝吧喝吧。”

    “哦~,那我开喝了~……咕咚咕咚。”

    “你喝的真妙,兄长大人。”

    随后春子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总之,这是庆祝之酒,请务必喝下。来,请吧请吧。”

    “哦、哦~。那我喝了啊……咕咚咕咚……唔噗。”

    进而千代也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来吧,优树大人,这么值得庆祝的一天还不多喝点。来,喝吧。”

    “不是不是,稍等一下!”

    酒都从嘴里洒出来了的优树说道:

    “再怎么说这也太奇怪了吧?这不光是在使劲灌我吗?”

    “怎么能这么说。”

    世界夸张地瞪圆了眼睛,说道:

    “阁下这话不太对吧。我们是大人了,优树也是大人了,而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样的话我作为一个大人,就必须正确地斟酒给阁下喝。这才是正确的大人的举止吧?”

    “不,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我一口气喝太多了,再喝就不好受了……”

    “被人斟酒就要接受。这才是正确的大人的喝法。更何况,阁下既然已经找好了工作,今后应该也会遇到很多类似的场面吧。才喝到这种程度就叫苦,真不像话。”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总觉得有点不对……”

    “何况大人是不可以中途逃走的。那种不负责任的大人,社会是不会原谅的。来,喝吧。喝就对了。”

    “不是,所以说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其他的成员对畏缩的优树进一步追击道:

    “好了好了,优树君,你喝你喝。你找好工作了吧~,真是恭喜啊~,这么可喜可贺还不多喝两杯。我说,你喝啊?”

    “兄长大人,这可是庆祝之酒。连庆祝之酒都不喝的兄长大人就不是兄长大人了吧?还是说你是冒牌货呢?如果你是冒牌货的话,我就可以毫不客气地灌你了。”

    “优树大人,请快点。不喝的话,我会给您一杯接一杯地倒上之后摆在这哦。一杯、二杯、三杯……瞧,又变多了吧?不全喝完就别想出这家店。请做好心理准备。”

    四面楚歌。

    她们若无其事地控制了优树的手臂、双腿和肩部,断绝了他逃亡的希望。

    环顾店内,不管是顾客还是店方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于即将开始的暴行,似乎所有人都打算视而不见。

    “来吧,优树。不赶紧的吗?”

    “优树君~。快点快点。”

    “兄长大人,请快点。这是去往天堂的单程票哦。”

    “优树大人,请尽快。不快喝的话,我可能会不小心手滑倒上更烈的酒。”

    “请吧,快点。”

    “请吧。”

    “请吧”

    “请吧”

    “——他妈的!”

    优树爆发了。

    只不过是朝着世人所谓的自暴自弃的方向。

    “知道了,我喝,我会喝的!我喝总行了吧!?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男人,瞪大眼睛看好了,把我的样子烙印在脑海里吧!我开喝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五分钟后。

    优树的尸骸伏于餐桌之上。

    “哼,不过如此。”

    小口喝着梅酒苏打水的世界哼了一声。

    “于是,天罚降临了。优树有什么罪过吗?——那种事已然无关紧要。优树不是有什么意见吗?——那种旧事早已被遗忘。招致神明怒火者的末路即是如此。哎呀,不过我毕竟也不是什么神明,要是有人在这一点上挑我毛病可就不好办了。”

    “不,这就是天罚吧。”

    拧着生榨柠檬碳酸酒盖子的来海点点头。

    “优树君越过了不可逾越的界线。对那样的人来说,必定会有因果报应等待着他吧。也就是说,他太过得意忘形了呢。……诶?你说我们不也得意忘形了吗?啊~啊~啊~,我~听~不~到~。”

    “哎呀,可能是干得有点过分了。”

    正在自斟自酌的春子也表示了同意。

    “偶尔出现这样的搞笑结尾也不赖吧。这次兄长大人明显做过头了,这个下场应该会成为一剂良药吧。长期以来由于我的爱情得不到回应而抱有的烦躁,这下就消散了少许。……诶?你说那不是混入了我的私怨吗?啊~啊~,我~听~不~到~呢~。”

    “偶尔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将黑醋栗苏打一饮而尽,千代总结道。

    “这样的机会是很罕见的。罕见的事情就不该错过。也就是说我们什么错也没有。虽然醉倒的优树大人口中似乎正嘀咕着怨言,但那一定是幻听吧。”

    四名美女都深以为然。

    “不过,难办了啊。酒渐渐醒了。”

    “都是因为某优树君泼了冷水啊~。”

    “就着小菜喝的净是些薄酒啊,都怪某兄长大人泼了冷水。我以妹妹的身份诚心诚意地致歉。”

    “话说回来,我怎么也记不清今天酒会的流程是怎样的了,您还记得吗,主人?”

    “嗯~……似乎是兼具了求职活动报告的联谊会性质的什么东西。”

    “到此为止我也是记得的~。后来变得鸡飞狗跳之后的流程就完全不记得了啊~。”

    “就记忆来看,我想我们似乎是围绕与兄长大人有关的重要契约发生了竞争。我这平时清晰无比的头脑,今天也没有好好地工作……明明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由女仆的立场出发,我有一个提案。不重新开始喝吗?”

    “嗯。Nice Idea。”

    “原来如此。要是再次喝醉的话,肯定就能想起喝醉时的记忆了吧。”

    “虽然似乎是种相当蠢的喝法,但酒的价值就在于能让人变蠢啊。”

    “那我们重新开始喝吧。”

    “嗯。”

    “嗯。”

    “就这么办吧。”

    “就这么办吧。”-

    事情就是如此。

    烤肉店中再次响起了干杯的欢声。将一具可悲的尸骸置之不顾,一夜之宴犹如梦幻般永无止境地持续下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无可挑剔的恋爱喜剧(让人无法抱怨的爱情喜剧)”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agnqdm.co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